• 2015年8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洪某在承包宁波市鄞州芳源金属制品厂不锈钢酸洗车间(该车间由被告人孙某经营)的生产业务期间,为减少处置费用,明知车间内环保设施处理酸洗废水产生的污泥是危险废物且必须委托相关有资质单位处理的情况下,仍委托无处理危险废物资质的被告人丁某、毛某等人将上述污泥装运并倾倒至非专门处置危险废物场所,委托处置的污泥累计565吨左右。被告人丁某、葛某为获取利益,在明知被告人洪某委托处置的污泥是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下,仍单独或者合伙将污泥从宁波市鄞州芳源金属制品厂不锈钢酸洗车间装运并倾倒至本市江口街道江口砖瓦厂(该砖瓦厂由被告人刘某承包)、杨家山公墓地道路旁、江口至溪口路边及溪口镇建筑垃圾收纳场等地。被告人丁某个人累计装运污泥320吨左右,其中倾倒至江口砖瓦厂的污泥累计200吨左右,倾倒至溪口镇建筑垃圾收纳场的污泥100吨左右,倾倒至杨家山公墓地道路旁20吨左右。被告人葛某个人累计装运污泥200吨左右,其中倾倒至江口砖瓦厂的污泥累计100吨左右,倾倒至溪口镇建筑垃圾收纳场的污泥100吨左右。被告人毛某为获取利益,在明知被告人洪某委托处置的污泥是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下,仍将污泥从宁波市鄞州芳源金属制品厂不锈钢酸洗车间装运并倾倒至本市江口街道江口砖瓦厂,累计装运并倾倒污泥45吨左右。被告人孙某作为宁波市鄞州芳源金属制品厂不锈钢酸洗车间生产业务的发包人,明知被告人洪某非法处置上述污泥仍放任不管。被告人为获取利益,在明知被告人丁某倾倒的污泥是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下,仍提供本市江口街道杨家山公墓地道路旁等场地供被告人丁某倾倒上述污泥。被告人刘某为获取利益,在明知被告人丁某、毛某倾倒的污泥是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下,仍同意被告人丁某、毛某将污泥倾倒至其承包的江口砖瓦厂,并将污泥焚烧成砖瓦。经本市环保局认定,宁波市鄞州芳源金属制品厂倾倒的废污泥属于危险废物。 现申请此次危废事件的后续处理方案以及危废清除方案和环境修复方案以及现场监测报告。
  • 未受理
  • 03-07